区域草原生态与经济协调性要求提高等形势
来源: 未知   发布时间: 2019-02-09
  笔者认为,对草原资源和生态的保护与建设,必须建立在对生态系统科学现象的清楚认识以及对生态系统运行规律的准确把握的基础上,予以精准施策,方能事半功倍。虽然自20世纪50年代开始,有学者开始关注草原退化与生态保护问题,但是直至今日我国草原(草业)科技贡献率仍不足30%,反观国外草业科技贡献率已经在70%以上,因此,加强科技支撑能力是未来相当长的一段历史时期内的一项重要工作,紧迫而艰巨。
 
  首先,草原生态和生产功能发挥的关键机制还没有彻底弄清,基础研究薄弱。在过去几十年里,有关部门在草原基础科学研究方面的投入相对较少,缺乏规模、持续的项目和经费支持,导致研究方向相对分散,研究深度不足,草原科学领域的一些重大基本科学问题还没有得到解答,我国草原科学研究一直跟跑国际风向,与我国农业科学研究水平相差甚远,难以引领国际草原科学研究前沿。
区域草原生态与经济协调性要求提高等形势
  其次,草原资源和生态保护的重大技术创制缺乏突破性成果,转化率低。自20世纪90年代至今,我国草原领域的重大技术成果非常少,以国家科技进步奖为例,40年来仅有4项与草原资源和生态保护有关的重大成果获二等奖,且这些成果受局域适用性限制,对破解我国大范围草原资源和生态保护的多维度难题的指导性和可借鉴性有限,尤其面临我国大面积退化草原修复治理紧迫性增强、,草原科技亟待有所发展和创新。
 
  再次,草原资源和生态保护的成功模式短缺,示范推广难度大。当前草原保护要求从资源、生态、经济、环境等多维度破题立新。长期以来,我国草原科技发展多偏重于基础理论的研究与技术的创制,技术集成与模式优选未能实现同步发展,加之我国草原地域广、类型复杂,资源本底、生态状况、退化驱动力、生态破坏后果等不尽相同,因此,基于关键技术的创制与多元技术的集成以及成功模式的构建与区域示范推广,是推进草原保护工作可仿可效,降低重大工程探索成本与投资风险的一项十分必要的前期研究工作。
 
  3.加大投入补齐草原保护研究短板
 
  草原科技投入低、科技支撑能力薄弱是制约我国草原资源和生态保护的重要瓶颈。我国亟须加大对草原研究的科技投入:一是通过科技计划(专项、基金等)对符合条件的草原科研活动进行支持。迄今,我国尚未在草原领域布置国家重点研发计划专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在草地科学领域年资助约60项,经费约2600万元(含面上基金、青年基金等),资助强度仅为种植业、畜牧业、林业的约6%、7%、11%。二是通过专项资金对以草原生态产业为主线构建现代产业技术体系进行支持。三是通过基本运行经费等对草原科研院所改善科研基础条件、开展自主研究等进行支持。四是通过专项转移支付、科技成果转化资金等,提升区域科技创新能力,改善区域草原科技创新条件,加强草原科技创新支撑平台和服务体系建设,推动草原科技成果转移转化。
 
  同时,应加强基地建设。长期以来,草原科技创新基地建设薄弱,目前,面向草原生产领域,仅有1家国家重点实验室,虽然建设了内蒙古呼伦贝尔草原生态系统国家野外科学观测研究站等野外试验站等,但功能比较单一,缺乏综合试验基地。建议尽快完善草原科技创新体系建设,面向草原资源与生态保护领域布局国家重点实验室,组建草原生态保护国家技术创新中心。
 
  此外,要加快草原科学研究队伍建设。目前,从事草原科学研究的单位普遍存在人才结构配置不合理等问题,人才短缺从根本上影响了国家对新时代草原工作者的需求。因此,要优化草原人才队伍建设,并通过重大科研项目培养和提升草原科技领军人才,聚焦草原资源和生态保护的科技需求,尽快启动实施国家草原科技创新重大专项(工程),重点开展基础前沿研究、关键技术创制和各区域草原的生态保护关键技术集成与示范。